压铸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压铸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皇帝被臣子指着鼻子骂造反还被奴才扇耳光

发布时间:2020-12-25 06:58:09 阅读: 来源:压铸机厂家

皇帝被臣子指着鼻子骂造反 还被奴才扇耳光

北魏一朝蓬勃的国运,随着小太监宗爱的背后一刀以及太武帝的咽气,开始拐了道弯,颤颤悠悠直往下掉,阉党、后宫、外戚、权臣全悉数登上了前台,交替上演了滑稽故事,其间虽也有献文帝、孝文帝等,也想着力挽狂澜,但终究气数已定,奄奄一息过了数朝,终于分成了东、西魏两个短命王朝了。而我们这篇,主要讲东魏。

东魏的开国皇帝名叫元善见,史称孝静帝。说是开国皇帝,其实多少是个玩笑味道,因为这一朝仅有一帝。而这位元善见同志,屁股虽坐在龙座上,但脸色却始终红润不起来,他一抬起脸来,瞧见的,即是权臣高欢、高澄父子一对硕大的屁股,耀武扬威,直挺挺地压着。

网络配图

不用说,这是个傀儡皇帝吧。但偏偏元善见是个有想法的主,史料是这样记载,“素有文武才,力能挟石狮子以逾墙,射无不中”。看得出来,元善见通文善书、天赋神力,大概也算文武双全了,这样的人物,落到看人眼色,绝非自己昏聩,实乃国运不济。可是,满朝尽是高家人的心腹,元善见又能怎样呢?无非只能吟吟诗作作赋吧,抒发一下心中的怨气,譬如谢灵运有首诗,元善见很喜欢,常常拿来念上两句,大概是这样,“韩亡子房奋,秦帝鲁连耻”。个中典故大概讲得是感叹国破家亡之际张良(子房)、鲁连等人的气节吧。可气节这玩意,虚无缥缈的,没用,而宫中的眼线却是实在的,这“咏叹调”唱多了,自然传到了高家人耳朵里。这下,高澄不好想了(此时高欢已死)。

君臣矛盾终于激化了。

其实世间有些东西,不捅破还好,捅破了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这高澄的行事,比起老爹,还要高调许多(高欢起码在人前还会作作秀,公开场合,还是膝盖着地,拜元善见为君),不用说,元善见死死想保住的尊严,终于还是被残忍地撕开了。

网络配图

当时大概是在一个酒局。喝酒嘛,热闹。终于也到了敬酒环节。高澄端着一碗酒,借着酒劲,来到元善见面前,高喊着“祝皇上长命百岁”!这祝词好啊,没有必要翻脸嘛。可高澄嘴上喊着“万岁”,身体却很诚实,一把拉过天子酒却往里灌。这有点强迫喝酒的味道啊,元善见自尊心强,自然不太受摆布,也借着酒劲,正色道,自古没有不亡的国家,但没有屈辱的亡国君。言罢,一把将酒杯甩于地上。

你瞧,喝个酒,闹得这么不痛快,不值得!

高澄终于火了。这叫什么?敬酒不吃吃罚酒。这下,该下人出马了。高澄身边有个马仔,叫崔季舒,特会搞事。只见他径直上前,揪着元善见的衣裳,“啪”地就是一把掌。俗话说,打人不打脸,何况还是当朝皇帝。元善见噙着泪,昂着头。叫你扛?崔季舒 “啪”、“啪”又是两巴掌。一旁高澄也不制止,口跟着骂道,“朕,朕,狗脚朕”。要知道,元善见可是“挟石狮子以逾墙”的人啦,但后面两排冰冷冷的刀斧手,他看到了。

这件事,元善见忍住了,但也没忍住。说忍住了,他终究没有追究,权当酒后君臣失体。没忍住,是因为他想着复仇了。可这朝中宫中都是高府的人,怎么办?还好,还有几个内侍是站在自己这边,譬如侍讲大臣荀济、长秋卿刘思逸等人。这几个人,坐下一起开了个会,想了个办法,假借宫中造假山之名,偷偷喊来工人,计划着挖个地道通向宫外,寻求救兵勤王。

网络配图

瞧,这就是皇帝版本的“越狱”吧,多窝囊。更窝囊的,还在后面。大概是人多口杂,“越狱”这事终于还是传出去了,高澄恼了,揪着孝静帝就问,你这是造反吗?“皇帝造反”,这可是个千古笑话啦。元善见呛声道,自古只有臣子造反,我倒是做了回造反的皇帝啦。但世间的事,讲的不是道理,而是谁的拳头大。挖地道的,悉数诛杀。元善见这傀儡皇帝的日子,自然更不好过啦。

当然,经此事折腾,元善见寻个良辰吉日,上柱香,拜拜祖先,让贤这事摆上日程,只是时间问题了。

安徽省重力休克医院

长春市急性额窦炎医院

南昌市非器质性性欲减退医院

内蒙古先天性短结肠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