压铸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压铸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刘树成当前经济弱回升不利于调结构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12:17:37 阅读: 来源:压铸机厂家

王尔德

“今年以来,一些经济指标在回升中又出现了轻微下落,一些经济指标继续呈现回升态势,但回升的幅度不大。”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经济学部副主任刘树成对本报记者表示。

刘树成认为,整体来看,我国经济形势延续2012年9月以来的企稳回升的态势,但处于弱回升的态势。“经济运行的上行动力和下行压力这两股力量相互交织,经济运行的上行动力并不强劲,经济回升的基础或回升的趋势并不稳固。”

刘树成指出,这种形势不利于我们的经济结构调整。我们应该努力使经济由弱回升转入适度回升,但仅靠放松货币政策还不行,还必须加快改革,创造一个良好的宏观经济环境,即有利于激活投资、扩大消费、使企业有实际的或预期的赢利这样一种宏观经济环境。

上半年经济呈弱回升特点

《21世纪》:您如何看待我们今年以来的经济形势?

刘树成:从2012年9月起,我国经济运行的多项重要指标都结束了近两年多的探底下滑,开始出现企稳回升态势。但是,进入2013年后的头几个月,各种经济指标却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情况:

一种情况是,一些经济指标在回升中又出现了轻微下落。如:GDP当季同比增长率今年第一季度轻微下落到7.7%,工业增加值当月同比增长率今年又轻微下落到5月的9.2%; 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当月同比名义增长率今年前5个月下落到12%左右。固定资产投资月度累计同比增长率,去年5月至今年2月有所上升,但今年3月之后又轻微下滑,至5月累计增长率降至20.4%。

第二种情况是,一些经济指标继续呈现回升态势,但回升的幅度不大。如:房地产开发投资月度累计同比增长率,由去年下半年的15%至16%左右,上升到今年前5个月的20%至22%左右。

广义货币M2月度同比增长率,今年1月到5月为15%至16%左右,超过年初的预期增长目标13%;

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中采PMI),由今年2月的50.1%,上升至5月的50.8%。但汇丰银行公布的以中国中小企业样本为主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汇丰PMI),今年4月、5月、6月连续下降,5月和6月降到50%以下,跌破了警戒线。

《21世纪》:综合上面这些指标,该如何判断当前的经济形势?

刘树成: 由以上各种经济指标的表现来看,本轮经济回升目前呈现出弱回升的特点。在弱回升中,经济运行的上行动力和下行压力这两股力量相互交织,经济运行的上行动力并不强劲,经济回升的基础或回升的趋势并不稳固。

在我国建国以来经济增长与波动的前9轮回升中,大多都是强回升。由此,带来的是经济大起大落的大幅度波动。而在第十轮经济回升中,即从2000年开始的回升中,克服了过去强回升的弊端,从2000年至2003年,经过4年,逐步、适度地回升起来。随后,从2004年至2007年又在较高位势上运行了4年。这样,前4年,增长比较适度;后4年,增长有些偏快。

“刹车容易,启动难”

《21世纪》:形成这种弱回升的原因是什么?

刘树成:我认为,形成本轮经济弱回升局面的原因很多,主要有以下四大因素。首先, 从国际方面说,世界经济已由国际金融危机前的“快速发展期”,转变为“深度转型调整期”。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还在不断发酵,外需低迷不振的局面仍将继续,国际经济走势依然错综复杂,充满不确定性。从国内方面看,我国经济已由改革开放30多年来平均近两位数的“高速增长期”,转变为潜在经济增长率下移的“增长阶段转换期”。在这种国内外经济大环境、大背景之下,我国经济增速的回升很难像过去那样进入“强回升”状态。

其次是,宏观调控政策因素。宏观调控的方向和力度,对于经济波动的高低起伏具有重要的直接影响。本次宏观调控政策放松的力度并不大,由此使经济回升的力度也不大。具体说,一来,2008年至2010年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中,为了“保增长”,曾采取了大力度的宏观调控刺激政策。本次宏观调控吸取了上次“保增长”时的经验教训,没有采取大力度的刺激政策。二来,目前我国宏

观调控政策放松的空间有限,受到两种价格(居民消费价格、住房价格)上涨压力的制约,以及受到产能过剩的制约。居民消费价格的上涨压力主要来自成本推动的影响,诸如劳动成本、资源成本、环境成本、土地成本、资金成本等上升的影响。至于房价,近些年来就始终没有找到一个有效解决房价上涨的可靠办法。房价上涨的压力,成为现阶段束缚我国宏观调控、束缚我国经济顺利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卡脖子“瓶颈”。不突破这个“瓶颈”,宏观调控政策的施展空间就受到很大的局限。

第三是,各级领导班子换届因素。过去我们常说,每逢各级领导班子换届之年,就有一种“换届效应”,而2012年下半年至2013年初的这次大换届,还没有看到原先那种助推经济高速增长的“换届效应”。是过去那种“换届效应”没有了,被克服了?还是往后推移了,尚未完全释放出来?一下子还难以下结论。但从这次换届是规模比较大的换届来说,各级新领导班子要对原领导班子的重要决策和规划进行调整,要形成新领导班子的决策和规划,这无疑需要有一个调研过程、思维过程、酝酿过程、决策过程、融资过程和具体实施过程。所以,各地方、各部门一下子还难以形成向上助推经济迅速回升的力量。

再者是,市场波动因素。在经济周期波动中,在向上转折时与向下转折时,即在经济回升的“启动”时与在经济扩张的“刹车”时,具有不对称的特点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往往是“刹车容易、启动难”。而在原有的计划经济体制下,则相反,一般是“启动容易、刹车难”。

昆明中研甲状腺专家钟祎提醒甲状腺肿大的症状具体有什么

河南誉美肾病医院专家说这些食物更适合患病患者吃

开颅手术后癫痫的疾病成因是什么应该怎么处理呢